销售及合作请联系: 18991166319

                               微信同号

猫咪患上猫传腹无药可救只能捐给研究院

养宠物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要供给它们食物,提供给它们活动的空间,还要陪它们玩耍,相应的它们也会在我们孤单的时候陪伴我们,给予我们关怀和爱。但它们也像人类一样,会生病,需要治疗,需要吃药,有些病情严重的还需要做手术……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最让人痛心难过的,是你不知道它为什么生病,而医学手段也无法救治,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痛苦……

Catherine Frock是一名美国生物学家。那年一家人到北卡罗来纳州一个朋友的农场里去拜访度假,他们玩得很开心,而且在那里还能玩飞碟射击。就是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只小猫,大概半岁左右,周围食物并不丰富,小猫甚至还吃过稻草……Catherine的父母把它带了回来,取名叫Skeeter,不过Catherine在看到双向飞碟射击用的泥盘后,决定给小猫改名叫Pigeon(鸽子)。

image.png

Catherine有时会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她明明是个人,却总是被人说是个猫;而自己养的明明是个猫,却偏偏叫鸽子……

小猫很爱撒娇,也很适应家庭生活。它和Catherine很亲,第一天带回家的时候就知道跳上床和它的主人头顶头睡觉了。慢慢的,Catherine也熟悉了和小猫在一起厮混的生活:“养猫的人都知道,猫能给你的人生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即使它们只是你生活中的一小部分。”“自从我遇见它以后,Pigeon立刻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快乐的人,让我的生活更加充实。”

猫咪和家里的狗也处熟了,两小只经常依偎在一起睡觉,让人看着就觉得很温馨恬静。

image.png

Catherine开始跟她的朋友炫耀起自己新养的猫,朋友给它分享了一些“户外猫”的相关知识。“户外猫”并不是指野猫或流浪猫,而是指在主人的陪伴和牵引下,能让家猫适应外界环境,保持活动量和动物天性的一种做法,简单的说就是:溜猫。

她很感兴趣,马上就购买了背带和牵引绳,并花了几天时间让猫咪适应身上有背带存在。“我想给他一个更好的生活,让他探索户外——它总是使我快乐,所以我想这也可能也会让它成为一只快乐的猫。”做好前期准备之后,她渐渐带着猫咪开始在附近活动了。家里的院子、房子所在的社区、附近的大学校园……猫咪的好奇心得到充分满足,也爱上了这种由主人陪伴出门遛弯的日子。它很乖,即使是饿了也不会蹭腿喵喵叫,倒是当它想出门的时候才会闹得特别欢,一出门就高高兴兴地自由散步了。

附近的人也觉得挺稀奇的,毕竟遛狗的人比较多,溜猫的相对少一些。因为Catherine还教了猫咪一些简单指令,比如:过来、坐、站、击掌等等等等,人们都夸它是只非常聪明的猫,都很喜欢它。

当它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后,因为工作的原因,Catherine开始带着它去森林里走走。猫咪很喜欢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以及……树。这对于猫咪来说似乎是一种冒险,如果是以前的它或许会被外界复杂的气味所惊吓,找地方躲避,但因为主人就在身边,猫咪的胆子大了许多。

image.png

它陪着主人走走逛逛,偶尔还会给Catherine带来一些小惊喜,比如发现个小乌龟什么的。也会结识一些新伙伴,猫或者是别的什么动物。总之这样的室外活动对于猫咪来说,是很喜欢的,它也很开心。

但在猫咪大概两岁的时候,开始有一天出现异常。它萎靡不振,体温开始升高,眼睛也变得模糊。Catherine带它去看了兽医,兽医开了一点药,吃了后症状有所缓解,但食欲又开始下降。体温也时高时低,兽医开始怀疑是弓形虫。但Catherine还是不放心,又带它去了一家大学里的兽医院,这里的医生怀疑猫咪患上了FIP(猫传染性腹膜炎),只是因为没有病理表现非常明显的采样,他们只能用排除法做初步诊断。

猫咪的病情逐渐加重,反复的高烧变成体温过低,视力恶化,走路摇摇晃晃。医生怀疑它有了脑炎,但传腹的可能性依然很高,最重要的是,单纯靠试纸测试冠状病毒是无法完全确诊FIP的……猫咪的症状出现不到一个月后,Catherine最终下定决心为猫咪实施安乐死。并且做出了一个任何铲屎官都不可能做出的决定:把猫咪的遗体捐出来。她要求兽医对猫咪进行尸检,这样猫咪起码还可以为FIP的研究做些贡献——毕竟FIP的治愈率太低了,每年因为这个病去世的猫咪有很多。

但她却不想从医生那里获得任何结果。她担心如果验尸报告中有任何证据证明它实际上患的是可以治愈的疾病而不是FIP,她会不知道如何应对那种负罪感……猫咪走后,她开始把她的目光从她原本的项目上转移到FIP上来。以前她会阅读更多关于生物学的论文,但猫咪死后,她用了几周时间把积累下来的与FIP相关的论文都扫了一遍,并且直到现在依然在关注着FIP的相关信息。

根据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表明,“任何携带冠状病毒的猫都有发展成FIP的潜在风险。然而,免疫系统较弱的猫最有可能患上这种疾病,包括小猫、已经感染猫白血病病毒(FeLV)的猫和老年猫。“

Catherine认为,很可能在猫咪被收养之前,就已经感染了这种致命的冠状病毒,但世界上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预测或防止这种病毒变异成FIP。“但我的内疚感依然存在,也许我本可以做得更好。”

然而即使对最勤奋的猫主人来说,FIP也是不可预测的。不知道猫咪会不会发病,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病……甚至有些猫主人对猫传腹这种病几乎一无所知……

目前,全球尚无一款广谱的、有效大面积预防冠状病毒转化为猫传腹的疫苗。值得一提的是格拉斯哥大学为猫传腹疫苗研究提供了近20年资金,最后推出了一款疫苗:Primucell FIP,不过根据资料显示,这款疫苗并不是面对大多数猫传腹的广谱疫苗,甚至受众都很狭窄,也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推广(国内有没有目前还不清楚,但据小编咨询的几个兽医说,他们甚至没听说过这款疫苗)。在研究过诸多资料后,Catherine也没能得出一个结论:猫咪是如何患病的呢?它没有太大的压力,生活环境也很放松,不会因为应激而致病。更多的猫咪会携带冠状病毒终身都不会发病,为何自家猫突然就病了呢?

她希望能有一天,会有一个治愈FIP的方法,哪怕只是一个更好的治疗方案。起码能让她以后不再经历这样痛苦的分别。虽然今后依然会养猫,但她还是忘不了这只仅在她身边陪伴一年多的猫咪。她也会向更多人宣传这种疾病,提高其他铲屎官对这种病的警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092256836
19909265306
- 销售经理
- 产品销售
购买GS-441524针剂